菜鳥讀書網 > 修仙就是這樣子的 > 第六百四十九章 陸北,陸東
  晴空萬里,浩瀚海洋一望無際,明暗兩道藍色交匯于遠天。

  雄楚極東之地,利劍山脈直插大海,一往無前噼波斬浪,大有不將大海斬斷兩截誓不罷休的勢頭。

  斷浪山。

  山脈筆直延伸出陸地,斷浪之名因此而來。

  海風徐徐,山脈綠蔭隨風舞動,高大城墻豎立四野,護山大陣首尾相連,隱匿大片亭臺樓閣。

  斬海閣。

  斬海閣是雄楚極東之地的修仙山門,從創立之初起,代代傳承宗主皆為古家子弟。

  但斬海閣不是皇極宗,在雄楚的規模和影響力都無法和皇極宗媲美,兩國國情不同,雄楚也不需要一個皇極宗管理境內修仙勢力。

  直接打入自己人,以皇位和資源為誘惑,只需三五代人便能將一座山門染上古家的顏色。

  變成自己的形狀就沒那么容易了,還需加大力度。

  比如玄天寺,攻略了千年,進度條一直沒怎么動彈,別說改變形狀,和尚們的禪房都進不去。

  直到這一代皇子中,有天生佛子古宗塵降世,玄天寺正卿方丈如獲至寶,收其為親傳弟子,授無上佛法——唯我獨尊經。

  劍刃峰,明月樓。

  白衣僧盤坐屋頂磚瓦,周身氤氳祥和佛光,面朝大海,背有金輪虛影。

  他面容儒雅俊秀,眉心有蓮花紅紋,唇紅齒白,是個看一眼便讓女菩薩們合不攏腿的小白臉和尚。

  古宗塵。

  “和尚,你說你沒了世俗欲望,怎么家里人說一聲,你就火急火燎來了東海之濱濃郁黑霧自金輪中探出,化作一張猙獰鬼臉,在古宗塵耳邊囂張大笑。?"域外天魔蠱惑惡言,換做尋常佛修,早成了外面刷著一層金漆,里面要多黑就有多黑的魔頭。

  但對古宗塵而言,魔亂佛心亦是修行,且因為天天練夜夜練,早就習慣了名為陸東的域外天魔。

  心境古井無波,甚至還有些無聊。就這,你還有別的花樣沒?

  古宗塵也不扯些救人一命的專業術語,直言不諱道:“貧僧是出家人,放下,但沒有忘記,不是冷血無情的禽獸,事關血脈親友,豈能不來。”

  最近,佛修和天魔的關系有點僵化,沒以前那么相愛想殺了。

  中間插了一個人,天劍宗宗主陸北。

  原因是,古宗塵一直堅信,域外天魔是對他的考核,陸東為他而來。

  陸東不屑一顧,口口聲聲表示自己的目標只有陸北,古宗塵不過恰逢其時,一次意外,有沒有都一樣,域外天魔眼中從來都只有陸北。

  去武周,殺陸北!

  關系僵化,互動也隨之減少,陸東不再主動襲擊,惦記著要奪古宗塵肉身,古宗塵也不怎么給陸東念經,只是一個人靜靜地閉目打坐。”和尚,之前聽你提過,你家中血脈詛咒有可能和域外天魔有關,換言之,這趟奔赴東海會遇到域外天魔,沒騙魔吧?”

  “只是有可能,時過境遷,貧僧并不清楚各種隱情,也沒有專程問過。”古宗塵如實回復,此行,他就是一個打手,哪里需要哪里動手。

  “最好有。”

  “若真有域外天魔,施主又該如何?”

  “吃了它!”

  “我佛慈悲。”

  “桀桀桀桀——"

  ——

  斷浪山東側,石道自山腳而上,陸北隨元極王抵達半山腰,很快便見到了斬海閣閣主古元屏。

  這是陸北第三次和古元屏見面,但心月狐的馬甲還是頭一回,元極王引見后,輕描澹寫來了句久仰大名。

  言多必失,馬甲尤甚,他不想在細節方面被大車們看出什么端倪。

  三人直奔明月樓方向,路過一條水晶長道,元極主加快步伐來到古元屏身側,低聲道:“宗塵何處,還在靜室中打坐嗎?”

  “已至明月樓。”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留神陸北身上的變化。

  準確來說,是水晶大道的變化。

  長道四名閃爍銀光,照耀身影纖毫畢現,每一塊石,每一塊磚,都是大名鼎鼎的東海神鏡。

  論名聲在外,雖不如大善寺的鎮魔碑響亮,但也遠銷境外,受多國修行山門好評。

  東海神鏡天地靈物,孕于深海龍脈匯聚之地,功效只有一個,可照萬物本源。

  人也好,妖也罷,在此鏡下都難掩本源。

  當然,也不絕對,實力過于強大的修士,存心偽裝自己的跟腳,東海神鏡也照不出來。

  心月狐實力高強,僅一道分身便可擊敗大乘期韓妙君,元極王不敢也沒能力揭開面具,一窺心月狐的真容。

  倒。用上東海神鏡,只能說無奈之舉。照出來最好,照不出來拉鏡中,心月狐身形不曾有多少變化,陰仄仄的五官變作朦朧霧氣,隨著深入水晶大道,霧氣逐漸化開,一張面孔緩緩清晰起來。

  元極王屏氣凝神,驚喜來得太突然,一時間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三步后,心月狐面具下的真容暴露。

  雙目細長,面龐消瘦,標準的反派嘴臉,不說幾千年才出一個,但也是幾集必領盒飯的那種。

  元極王:“……”

  古元屏:“……”

  心月狐陰仄仄的假面孔下,居然是一模一樣的假面孔。

  換言之,這人出門在外,套了兩張假面皮。

  這個老妖怪明明超強卻過分慎重。

  “這是什么鏡子,有點意思,難不成是名聲在外的東海神鏡?"陸北樂呵呵開口,他雖然修行經驗淺薄,但他家還蠻大的,住著萬能的太傅和韓劃。妙君,兩個女人,不,三個女人出謀劃策,為他制定了不少計好比如何隱瞞身份,陸北剛拋出問題,韓妙君就抬頭說話了。

  東海神鏡需得防備一二。

  “心月狐好眼力,正是此物。”

  “加一筆,稱兩千斤東海神鏡,待會兒本座帶走。””……”×2

  古元屏本想說東海神鏡屬于稀缺的戰略資源,可身處水晶通道,這話說出來她自己都不信。

  沒辦法,只能捏鼻子認了。

  好在問題不大,古宗塵出身玄天寺,受正卿大師言傳身教,講道理的功夫硬是了得,肯定能為古家奪回不少主動權。

  元心正宗。

  古元屏作為祖奶奶級別的老車,對古宗塵有著無限信心。

  觀佛經一眼開竅,一部經典讀完,原地筑基有成。

  三天抱丹,一月修為至先天。

  藏經閣面壁,半年化神,菩提樹下悟佛法,跳過煉虛境直達合體期。

  三年渡劫,十年大乘。

  喜得老方丈正卿大晚上做夢手腳都直哆嗦。

  后來聽說,古宗塵有幾次跌落大境界,最慘的一次,修為散盡等同凡人,一天從筑基到合體,三天重返大乘期,修煉比喝水還簡單。

  什么叫天生佛子,這就叫天生佛子,陸北和他一比,都顯得有些資質愚笨。

  修了兩年才渡劫,資質不行啊!

  …

  “阿嚏——”

  陸東打了個噴嚏,環繞古宗塵的魔氣陡然散成薄霧,疑神疑鬼道:“不對勁,我連一具肉身都沒有,卻察覺到了一絲冷意……”

  "你們家今天請的哪路神仙,寓意不祥啊!"

  “不知何人,自稱心月狐,是個修仙界的老前輩,他持有長生印,與古家至關重要,強取豪奪勝算不多,故而以禮相待。“古宗塵閉目回道。

  “和尚,你墮落了。”

  陸東哈哈大笑,很快,居高臨下的視線中,出現了三道身影。

  域外天魔好奇投去目光,忽略兩輛大車,精準捕獲了‘心月狐'的身影。

  千言萬語一句話,不似善類。

  這時,陸北也感應到了明月樓上方溢散的魔氣,純正到醇釀,回味悠長,絕不是普通的魔修。

  視線向上,清秀白衣僧盤膝打坐,金輪纏繞黑霧,一張黑紅交錯的邪獰嘴臉映入眼簾。

  千言萬語一句話,不似善類。

  好奇怪的家伙,莫名……

  …

  有點熟悉!×2

  陸北疑惑收回視線,在元極王的恭請之下,大步跨入明月樓。

  行走間,心心念著樓頂的佛修。

  一半為佛,一半為魔,或者說,佛是他,魔也是他。

  這等人物,絕非無名之輩,宴無好宴,果然是一場鴻門宴。

  挺好,雄楚擺下鴻門宴,拿了高祖劇本的他這把穩了。

  懂了,這就去斬白蛇!

  明月樓中,陸北思維跑偏,時間跨越二百多年,吃完鴻門宴,頂替位面之子抬手召喚隕石天降。

  明月樓頂,陸東陷入長久沉默,安靜到古宗塵驚出冷汗。"施主,因何一言不發?""陸北。"

  “施主,貧僧再說一遍,陸北是武周天劍宗宗主,你是域外天魔,你和他沒有任何關系,莫要強說緣分,貧僧不會放你離開。”

  古宗塵皺眉開口,他從沒見過陸北,一面都沒有,但對這個人不是很喜歡。

  因為他的天魔劫總是對陸北念念不忘。

  這很不好。

  "桀桀桀桀——"

  墨。一聲大笑,魔氣滔天,滾滾黑云壓倒金輪,渲染至漆黑如古宗塵身軀一滯,勐然雙眸泛起幽暗,喃喃道:“和尚,你不讓我去武周,他自己主動送上門,這可怪不得我。”

  轟隆隆!

  風靜云止,滔天魔氣攪動東海之濱,壓垮驚濤動彈不得,震懾斷浪山層層疊加的陣法瑟瑟發抖。

  漆黑大手遮天蓋下,魔威滾滾蕩蕩,肆無忌憚扭曲虛空。

  蒼穹黑幕之上,一雙猩紅巨眼陡然睜開:

  “陸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