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鳥讀書網 > 我在聊齋尋長生 > 第二零四章 脾氣好沖
  這么急匆匆的回去,不用說,京城肯定是出大事了。

  這些修為高深的人都離開了,他們這些人進山,若是碰到了那人豈不是送死嗎?

  不說那個人,就是那些山中的修士都夠他們對付的。

  上面不管,下面不干。

  他們便不再進山,或者只是象征性的進去看看。

  一時間平靜了下來。

  千里之外的京城,

  三天前,京城出現了一件怪事,有人到衙門報官,說是家人進了城隍廟就在也沒出來。

  起初衙門里的人并未在意,可是后來報官的人越來越多。衙門這才重視,立即派差役進了城隍廟。

  結果進去的差役都沒有出來,前后兩批,一共六個人都失蹤了。

  這一下子讓京城衙門里的大人們坐不住了。

  很快,事情驚動了百騎司內衛,百騎司內衛的修士進去之后同樣失蹤了,沒一個人出來。

  整個城隍廟都被隔離起來。

  試探還在不斷進行,五品修士進去了,沒出來,

  四品,三品……

  直到一個二品修士進去之后終于活著出來,只是出來的時候身上的皮都沒了,半截身軀只剩下了森森白骨。

  他帶出來一個可怕的消息,

  那的城隍廟中是一片詭異的空間,其中是一片昏暗,分不清東西南北,里面到處是尸體,四面八方都是。

  到處是斷臂殘肢,模糊的血肉,森森的白骨,

  他一進去便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吸力,整個人就好似掉進了泥沼之中,渾身的氣息都受到了壓制。

  接著四周便有一股力量都開始拉扯、撕咬他,

  恍惚間,他看到了無數的厲鬼,數不清的手臂,到處都是張開的大嘴,

  他身上護身的符箓、法寶幾乎是頃刻間就被破掉,他能跑出來幸虧他帶了一件十分厲害的法寶,

  而且為了從那里面逃出來,那一件法寶也被他遺失在了里面。

  聽了他的話,百騎司的內衛立即將這個情況向上面做了匯報,到了皇帝那里。

  蕭廣獨自一個人坐在御書房,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老人,叫學薛道長前來。”良久之后,蕭廣沉聲吩咐道。

  御書房外,一道人嗖的一下子消失不見。

  過了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一個中年道人來到了御書房中。

  那道人身穿一身青玉色的長袍,手里拿著一把拂塵,面色紅潤,看不出具體的年齡。

  “陛下。”

  “來,看看這個。”蕭廣將關于京城城隍廟的相關奏章遞給了他。那位薛道長接過來看了之后眉頭一皺。

  “道長可知道那城隍廟里到底是什么嗎?”

  “貧道不確定,需要去看看才知道。”

  “也好,道長小心。”

  幾句話之后,那位薛道長便離開了皇宮,來到了城隍廟前,

  推開門進去,不過片刻功夫之后從里面出來,有幾分狼狽,臉色大變。

  “這,這里怎么會有這種東西?!”

  他叮囑附近的人不要靠近城隍廟,然后急匆匆回到了皇宮。

  “陛下,平道去看過了,而且進了城隍廟,那里是一處陰陽地。”

  “陰陽地?”

  “就是處在陰陽之間的一道裂縫,里面充斥著大量的死氣,能夠吞噬一切進去的生靈。”薛道長解釋道。

  “不過,這種東西本來就極少出現,它出現的條件很苛刻,需要大量的尸體、陰陽二氣交匯處,

  只是它不應該出現在這里,因為京城乃是大雍氣運最旺盛的地方,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是人為,之所以出現在城隍廟,可能是利用城隍廟連通了陰陽兩界。”

  “京城最近的確是死了不少人。”

  大量的死人,皇城的氣運降到了一個低點的,

  城隍廟,連同陰陽兩界的通道,陰陽二氣可以再次交匯,

  特殊的法門,可以進一步壓制京城的氣數的干擾,

  缺一不可,

  好深的心思,好深的修為,

  陰陽地很可怕,

  那是死地,被吸入其中的生靈必死,被吸進去的魂魄必滅,

  里面存在的是死氣,是徘徊在陰陽兩界的鬼物,

  那個地方即獨立存在,又連通著陰陽兩界,兇險無比是不假,但是也的確是連通陰陽。

  “這種東西怎么可能出現在這里呢?!”

  “那如何讓它消失呢?”

  “需要特殊的封印法門,貧道要查一下古籍。”

  “盡快。”

  薛道長離開之后,蕭廣又將欽天監的監正叫過來,商議此事。

  而后就發生了一道圣旨將在秦川附近的那幾位修士召回來到事情。

  一個問題沒有解決,又來了一個,而且看上去似乎比上一個更加的麻煩。

  到了年關,京城里卻是人心惶惶的,

  城隍廟吃人的消息早就傳遍了京城,

  京城里的百姓都很吃驚,恐慌,不只是他們,甚至是京城里的官員們也有些恐慌,要知道這可是大雍朝在開國一來從沒有過的事情。

  甚至有些官員已經讓自己的家人離開京城回老家了。

  千里之外的秦川,

  百騎司的內衛和天奉閣的修士涇渭分明,各自呆在不同的帳篷里。

  帳篷里,火焰在燃燒著,里面的人或燉著肉,或喝著酒,

  夜色茫茫之下,秦川靜悄悄的。

  “也不知道咱們還要在這里呆多久?”

  “等著吧,京城那邊肯定是出大事了,不要想那么多,今朝有酒今朝醉。”

  “收著點,那邊可有百騎司的內衛盯著呢!”

  “嗨,他們在那烤羊肉吃呢。”

  秦川就在他們的眼前,他們卻已經幾天沒有進山了。進去找不到那個人,反倒可能丟了性命。

  秦川之中,

  一道人影從天而降,落在了山野之中。

  “這么大的地方,去哪里找啊,真是難辦呢!”這人低聲自語。

  他從袖子里取出來一個大葫蘆,打開葫蘆塞子,接著有一片黑氣從那葫蘆之中涌了出來,化為數不清的黑鴉飛到了半空之中,四散而去。

  山中,

  正在修行的王哲感知到了什么,

  站在外面樹梢上的團子突然煽動翅膀直沖半空,不過片刻功夫,幾只夜梟被它從半空打落下來。

  過不片刻功夫便有一道人影來到了這里。

  還未落地,就有一種心悸的感覺。

  下方的山洞之中,王哲睜開了眼睛。

  “這位道友,在下并無惡意。”那人不敢落下,只是飄在半空之中,望著下面的山峰。

  王哲從山洞之中走出來,朝著半空掃了一眼。

  “你是何人?”

  “抱歉,認錯人了!”半空之中,那人一拱手,轉身就走。

  王哲并沒追,轉身回到了山洞里。

  那人半空御風飛行了百里之后方才停下來,稍稍松了口氣。

  “呼,剛才感覺好危險,似乎會隨時有可能被對方殺死。”

  從王哲這邊離開之后他繼續在山中搜尋著。

  距離王哲修行的地方二百多里之外的一座山中。

  一座山峰突然傳出一陣響動,一道裂縫出現在了堅硬的山巖上,接著不斷的擴散,有光芒從那裂縫之中散發出來。

  那山中似乎有什么寶貝一般。

  一只飛到附近的夜梟看到了這里的光芒,在這里盤旋了一會,然后飛走,

  沒過多久,一個人出現在這里,身穿一身暗色長袍,頭發被一根帶子簡單的扎起來,正式剛剛從王哲所在的山峰逃離的那個修士。

  他來到山巖的一旁,靜靜的看著。

  眼看著那些山巖崩碎掉,巖石不停的落下,

  在那身體之中居然坐著一個人,那人身穿銀白色的甲胄,周身散發著靈光。

  “這次錯不了了,就是他了!看那樣子是受了傷。”那人心道。

  山體之中,盤膝而坐的男子睜開了眼睛,扭頭望著外面。第一眼就看到了那個男子。

  抬手一招,長槍在手,一步便到了他的身前。

  “天人且慢!”那人急忙喊道。“我是來幫你的。”

  “區區人間修士,尚未打通天地之橋,如何幫我?”那身穿甲胄的男子聽后不屑道。

  “天地之間隔絕已經超過了千年,這些年來,人間大變,不復從前。”

  那位天人并未動手,靜靜的聽他把話說完。

  “所以,你能幫我做什么?”

  “天人需要我做什么?”

  “這山中有八荒碑,幫我找到它。”天人冷冷道。

  八荒碑嗎?那修士聽后微微一怔。

  “怪不得會來這里,原來這里藏著這樣一件寶貝。”

  “天人可否給一些提示?”

  “那還需要你作什么?”

  天人聞言一愣,

  “這話說的真沖,難不成天界的人都是這個德行嗎?”

  雖然心中不喜,但是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的。

  八荒碑這等天下之寶誰不想要,如果真的在這座山中,若是找到了,趁機據為己有也不是沒有可能。

  等等?

  不知道為何,突然想到了剛才自己碰到的那個修士。

  “該不會在他手里吧?”

  “正好,先看看眼前這牛氣哄哄的天人的本事如何?”

  “我想,我大概知道它在什么的地方了。”

  “在哪里?”

  “請隨我來。”那黑袍男子帶著天人朝著王哲修行的山洞而去,

  沒過多久就看到了王哲修行的山峰。

  “天人,你要找的八荒碑應該就在那座山上,但是那座山中有一位修為十分高深的修士,天人務必小心。”

  “修為高深,對你而言吧?”那天人語氣頗有幾分不屑。

  黑袍人聽候指示笑了笑。

  “我若是修為高深,還容你在這里用這般語氣跟我說話!”

  那天人也不是傻子,徑直來到了山上,取出一面八荒碑,催動法力,手中的八荒碑震顫不已,

  嗯?

  不遠處山洞之中,正在修行的王哲看著隱隱散發著光芒的八荒碑。

  攤手一招,五色神光流轉,隔絕了這兩面石碑和四周天地的聯系,它們便立即安靜了下來。

  “還真的在這里?!”身在半空的天人心中大喜。

  剛才雖然只有很短暫的感應,但是可以確定的確是有八荒碑在下面的山中。

  于是他比那徑直從半空落下。

  汪,

  山中,桃樹下,來福站起身來,盯著半空,

  樹梢上的團子煽動了兩天翅膀,

  一人落到了山洞前的空地上,正是剛才在半空之中的那位天人,他已經感覺到了這里有人修行。

  這個時候,王哲也從山洞里走了出來,看著眼前這位身穿甲胄,手持長槍的男子。

  人如長槍一般,身上的氣勢很盛,

  王哲在打量他,他也在打量王哲。

  “看著沒什么氣勢,其實已經到了返璞歸真的境界,這人修為很高,不好對付。”

  但他是天人,骨子里有一股高高在上的傲氣。

  “這里可有八荒碑?”

  “你是何人?”王哲平靜道。

  “我乃天人。”

  “天人,天界?”王哲想到了關于天界的傳聞。“不是已經絕天地通了嗎,哪來的天人?”

  “自然從天界而來,廢話少說,交出八荒碑。”

  “好囂張啊!”王哲一笑。

  那天人氣勢一變,抬手一槍,槍出如龍,是真的如龍一般。

  猛烈,霸道,氣勢強大,力量強大,

  王哲身上五色神光閃耀,那山呼海嘯一般的力量瞬間被化解掉,好似奔涌大江融入了海中,

  “脾氣這么沖可不好!”

  王哲一招手,背后古劍出鞘,一劍斬出。

  那身穿甲胄的男子立時倒飛出去,被這一劍斬飛出去十里,撞在進了旁邊的一座山中。

  嘶!

  遠處觀戰的黑袍男子見狀深吸了口氣。

  “好厲害的劍!”

  “太乙!”

  被一劍斬入山中的天人一下子呆住了,仿佛看到了天尊臨凡。

  “怎么可能,人間怎么可能有太乙天仙?”

  就是這發呆的瞬間,王哲已經到了他的身前,一劍斬落。

  他身上赤光一閃,護住周身,卻被這一劍斬破。

  嘎吱,他身上的甲胄發出酸澀的響聲,胸前出現了一道劍痕。

  轟隆一下子,整座山都在晃動,

  天人被王哲一劍斬進了山中,然后從山峰的另一面飛了出來,

  他一手持槍,一手拿著八荒碑,那八荒碑上閃耀著靈光,上面的古文好似將要活過來一般。

  去,

  他直接將手中的八荒碑扔了出去,那八荒碑瞬間鎖住了四周的靈氣。

  王哲身上五色神光大盛,那呼嘯而來的八荒碑越是靠近他便越發的慢。

  與此同時,他腦海之中的那副畫似乎活了過來一般。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在聊齋尋長生更新,第二零四章 脾氣好沖免費閱讀。https://